巴士集團耄耋夫婦交上10萬元特殊黨費為黨的生日獻上一份特殊心意 發布時間:2016-07-05 13:58:40

 

       在建黨95周年來臨之際,巴士集團原三電公司離休干部程克中和原二汽公司離休干部盛彩仙夫婦,向黨組織交納了一筆10萬元的特殊黨費,在巴士集團系統廣大黨員干部和職工群眾中引發強烈反響。6月20日,巴士集團黨委書記、總經理張必偉來到上海中冶醫院,看望并慰問了程克中、盛彩仙夫婦。
       88歲高齡的程克中,新中國成立前參加革命工作,1953年10月入黨。1949年參軍,1951年參加中國人民志愿軍入朝參戰,參加過舉世聞名的上甘嶺戰役、夏季反擊戰,在朝參戰期間因表現突出,榮立三等功和軍功章。他的妻子盛彩仙,今年也已88歲高齡,至今已有65年黨齡。當年因生活所迫,19歲離開家鄉只身來到上海,進入申新九廠,做了一名紡織女工。在地下黨員的引導下,她走上了革命的道路。解放后,盛老更是以加倍的熱情投身社會主義建設中,曾多次受到中央領導的接見。雖然在文革中,盛老遭遇了不公正待遇,但磨難始終未能動搖她對黨的堅定信念。
 

       一個月前就想著要捐

       “可把你們盼來了!”在上海中冶醫院的病榻前,程克中、盛彩仙夫妻倆,將兩個各裝有5萬元現金的信封,鄭重地捧交給了巴士四公司和巴士二公司相關領導。病榻上的眷戀得到溫暖回應,兩位老人欣慰地笑了。盛老說:“萬一哪天我倆突然走了,也會很安心的。我倆現在的幸福生活,都是黨給予的,我們不能忘記黨的恩情!這是我倆為黨的生日獻上的一份特殊心意,你們一定要收下并轉交給黨組織。”說話間,老人幾度哽咽,淚水在眼眶里打轉。“我是一名老共產黨員,我要爭取做名合格的共產黨員。過去,我在工作崗位上為黨做貢獻。如今,我與老伴兒久病在床,不能外出走動。老伴兒總問我,恰逢黨的95周年生辰之際,是不是該做些什么以表心意?”
躺在一旁病床的程老爺子按捺不住了,舉起右手指自己,“我……我……我……”聲音沙啞微弱卻流露著堅定的信念。
       大女兒程俊笑著說:“對于他們來講,這是再平常不過的事情,我們一點也不驚訝。”早在一個月前,母親就叫上她和妹妹商議此事,說想要交一筆5萬元的巨額黨費。她們姐妹倆從小生活在充滿正能量的家庭里,一直感受著父母對黨熾熱的愛。父母對她們的要求就是在政治上要不斷上進,如今自己大學在讀的女兒都已經入黨了。  

       理想信念永存心間

       2013年,程老因肺部感染,住進了上海中冶醫院。在病床上程老收聽廣播電臺節目,叫女兒或外孫女讀報,時刻關注國家大事和上海的公交改革,并經常用手機向離退休支部匯報思想。“老伴兒,我給你念念書吧。”盛彩仙依靠在床邊,戴著老花眼鏡,兩手捧著最新一期的《上海老干部工作》,幾經翻閱選定一篇文章念了起來,“老干部大學是離退休干部的學習場地,這一次上海老干部工作大會上提出三點意見。第一,不斷增強責任意識,堅定信心……你還記得嗎?過去咱倆常去那邊學習,要求進步。現在對“兩學一做”的學習,我們也不能落下。”
       “嗯……”而此刻,老伴程克中似乎聽懂了,點點頭以示贊許。
      

        省吃儉用資助大學生  

       兩老平時生活十分簡樸,在外就餐時,從不舍得浪費一粒米一口湯;外出參加活動時,公交和地鐵就是交通工具,從不舍得叫出租;家中擺設依然是90年代的家具,兩人也很少為自己添置衣物。
但他們對待困難群體從不吝嗇。2008年,盛彩仙偶然在《解放日報》上看到幫困大學生名單,馬上找到慈善基金會要求結對幫困。先后資助了家住上海和貴州的兩位學生,這一幫就是五、六年,又是寫信又是寄書,每年定時定點,兩老攙扶著就往郵局跑,一寄就是好幾千。“我都記不住匯錢的數目,當時就想著孩子們能夠上大學,別愁吃別愁穿就成。”老人樂樂地笑著說,“我是一名老黨員,沒有黨的培養就沒有今天。這些孩子從小沒了爸媽,我只是做了一名普通黨員應該做的事。”
6月22日下午,巴士集團召開紀念建黨95周年表彰大會,盛彩仙老人應邀出席,并舉辦了兩老上交特殊黨費的交接儀式。巴士集團黨委書記張必偉代表集團黨委接受特殊黨費,并向程克中、盛彩仙夫婦頒發巴士集團優秀共產黨員獎狀。

Copyright ? 2017 久事集團 All Right Rsesrved. 郵箱登錄 滬公網安備 31010102002339號
男女性潮高叉动态图片,国语92电影网午夜福利